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美文园地

感受最深的人才会有传神的笔调。

 
 
 

日志

 
 

【原创】《迟暮之心(组诗)》(王长征)  

2017-06-29 11:06:28|  分类: 王长征诗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简介:王长征,诗人、评论家。作品见于《人民日报》《星星》《散文诗》《天津诗人》《新大陆诗刊》《台湾诗报》等400余家刊物,入选数十种选本。已出版诗集《心向未来》《幸福不期而遇》《漂在北京》等多部,《北京西城老字号传承故事集锦》在京立项出版,《中国新诗对古典诗歌的继承与发展》即将出版。已荣获“《百花园》2015年度最近作品提名奖”、第三届“中国龙文学奖”小说奖、首届刘邦诗歌奖提名奖、《奔流》杂志“桂冠诗人奖”等多个荣誉奖项。


《追寻》

旅途没有同伴
一个人盲目摸索
无助  挣扎  困惑
好想躺下
美美睡上一睡

收起无望的结果
怀揣温热的梦上路
躲避时间海底
难熬的沉默


《献给爱丽丝》

你是一片温柔的云朵
唱着自由欢乐的歌
享受着飞鸟的自由

沉重的树被土地禁锢
云与树近在咫尺
却隔着一道天河

你在那里痴痴等待
我在阳光下瞑目端坐
犹如一位拾荒老人
注视面前绝尘驰去的轿车


《那只手》

在北京 有一只手
曾携我前行
一次次抚平我心灵的褶皱
当我渐渐成长
那只手开始不安
经常微微颤抖
或者冷不丁抽走

再次凝视那只手
仿佛隔着毛玻璃
形象弯曲
越来越不熟悉

《少年年少》

岁月渐渐老了
无意惹上闲愁
胡须兀自生长
无法涂改年少的心

季节无语
一个风车
黄昏里吱吱悠悠
忙碌着旋转不停

《迟暮之心》

孤独的行者
夕阳下林中穿行
失声已久
思想在心海泛滥
随时都会溢出

无人关注
树上即将吊死的鸟
只在乎
天空无聊的笑声
干裂的唇
告别久违的沉
酝酿半天的呐喊
化作湖面落下的
一枚叹息


《夜的温柔》
 
五颜六色的灯光
城市繁华下的欲望
将夜色涂抹得
斑驳陆离
 
坐在青青草地上
温柔早已失去
喧嚣中期待黎明
一粒音符
浸透
一汪清寂

 
《楼房》
 
大地原本平展
松软的土壤徐徐冒着温热
农人常匍匐其上
用深情的吻
唤醒神灵
 
自从钢筋水泥问世
平地冒出一座座楼房
披上冰冷无情的外衣
好像一个个青春痘
长在姑娘漂亮的面庞

 
《时间》
 
酒店大堂挂着几个钟表
分别显示着
东京时间、北京时间、伦敦时间、纽约时间……
在这同一时刻
时间却迥乎不同
地球被这些指针
切割成许多时光碎片

《时区》

翱翔蓝天
空姐热情播报
飞机正从一个高时区
跨向低时区

当时我正回味着往事
恍惚觉得
光阴迅速从身上流去

 
《飞机驶过夜空》
 
遥远漆黑的夜
不见一颗星星
寂静得如同虚空
 
一架飞机缓缓进入视野
像一条虚弱蠕动的小虫
睁着一红一绿的眼睛
伴着低沉的轰鸣
 
难道它也有烦恼的心事
在这万籁俱寂的夜晚
朝向远方禹禹独行


《窥视一个女人》


这里曾住着一位年老的女人
在我搬进来之前
并未将东西全部带走
收拾屋子的时候
找到一本翻旧的教育心理学
两个老花镜 一副磨损的耳塞
还有几帖止痛膏药
满抽屉的西药
和一串红色透亮的佛珠

这个女人身体不好
我不由地猜测着
透过这些遗留的私人物品
感叹生活的艰辛
因交不起房租被迫离开的女人
在我住进来之前
还遗弃了
一只可怜的布娃娃
一个带花的发夹

我将它们一一整理、丢弃
等待着城市将我们清理


《搬进老小区》

活力四射的大楼中间
这里显得年迈与落伍
安静的阳光
照着久远的孤独

几位白发苍苍的老人
聚在清冷的小卖部
喝酒打牌
分享夕阳暮色

这个几乎被人遗忘的所在
她的衰老正在加速
迟早有一天也会被拆迁
变成谁也不认得的新楼

《租房合同》

每当签下名字
都觉得被卖一次
为了一处遮风挡雨的地方
每年都要举行这个仪式
过程琐碎得令人烦恼
我用青春换来的钞票
最终变成一纸束缚

如果有一天回到乡村
这些薄薄的纸
变成钞票那该多好

《好哥们》

独自漂在异乡
好哥们理解我的孤独
为了让我感到温暖
每当他和老婆亲昵
总让她喊我的名字

《小超市》

商品随意摆放
服务员慵懒 
好像睡眠不足
为了寻找对应的价签
我在货架前逡巡良久

为了买一袋牙膏
不得不挨个拿起产品
与这个二十世纪的店主
进行问询式的交流

《理发店》

闭起眼睛
享受一份安逸
偏偏洗头妹
为了推销产品喋喋不休

哎呀!虽然我曾批判冷漠
但有时候人生
不需要太多的热情


《继母》

长沙一个女人
将七岁的继子
托举到天台
轻轻一推
把自己变成杀人犯

她的行为让“继母”这个词
又增添一道黑色阴影
这么心狠手辣
不知道的还以为
她在给儿子争皇位


《眼镜蛇》

这是一种最可怜的蛇
存在数万年
近代才有名字
不然你告诉我:
眼镜发明之前
它叫什么?


《口水》


夕阳下的街头
两个高中生
朝垃圾桶里吐口水
一个烟头青烟袅袅
他们可爱而执着
有矿泉水也不用
他们坚信唾沫
可以消灭一场
即将发生的灾难


《文字审查》

出版诗集时编辑告诉我
那首《北京洋妞》要删掉
她真空状态被我如实写出
并说乳头像两粒子弹
瞬间让我致命
我不禁慨叹文字审查太严格

一位诗人摇头道
“你那算什么?我从来不敢在诗里赞美异性
我老婆的文字审查更恐怖!”

《孤独》

他坐地铁回家
最终回到清冷的小屋

每当看到细腰姑娘
都会忍不住张开双臂
好像每个异性的腰围
等同于他的臂长



通讯:安徽省界首市委宣传部 转王长征
邮编:236500   手机:15556786768
北京:18701452770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